出身低微,善于权谋,猜忌良将,屠戮百姓,他

出身低微,善于权谋,猜忌良将,屠戮百姓,他

时间:2020-02-14 14:47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公元565年,是一个蛮族入侵狂潮结束之后,罗马帝国彻底抛弃复兴希望的一年。

两颗曾经在残存罗马世界上空的巨星,在这一年的3月和11月分别离开了人世,从此以后,东罗马帝国的统治者,再也没有光复环地中海的统一罗马帝国的雄心。

东罗马帝国,曾经差一点就要光复罗马帝国的世界。

公元518年7月10日,68岁高龄的原禁卫军长官查士丁成为了东罗马帝国的皇帝。老将军成为皇帝,并非是因为他军功卓著,也不是他得到了大家族的拥戴,而是完全仰赖于他身为军人的冷血暴力以及无情。彼时的皇帝阿纳斯塔修斯早已病入膏肓,皇位的继承人在诸多候选人之间难以选出,结果,皇宫的宦官阿曼提乌斯居然误以为查士丁是可以依赖的盟友,他将积攒多年的财宝用来收买查士丁,企图获得皇家禁卫军的支持,从而拥立傀儡,然而,他万万想不到,常年低调、默默无闻、并且半截身子都入了土的查士丁,竟然将得到的财宝全部分发给下属……

于是,当阿纳斯塔修斯一死,禁卫军便立刻拥立了年近70岁的查士丁,同时,一场血腥的屠杀也就此展开,在包括宦官阿曼提乌斯在内的大批死难者的残骸之上,查士丁就此披上了紫袍,成为了无可争议的皇帝。

但是,一个令人尴尬不已的问题,却摆在了胜利者的面前,查士丁虽然贵为皇帝,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文盲。青年的查士丁出身在帝国北方边境行省,迫于生计才选择了从军,所以,虽然他在军事方面无可挑剔,但却毫无帝王所需的文化素养,甚至就连自己的名字都难以书写,只能用印章代替签名。要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方法,当然不是让一个高龄老人自学成才,而是找一个合适的助手,但是,既然是能辅佐文盲皇帝的人,自然要皇帝信任有加才行,可是对于隐藏野心多年的查士丁而言,值得信任的人实在不多。

于是,查士丁将目光放到了老家的亲戚身上,而这个幸运儿,就是同样在北方边境附近生活多年的外甥-查士丁尼。不过,少有人能猜到,日后,这个年轻人将在历史上拥有比查士丁更加显赫的威名。

查士丁尼被皇帝舅舅查士丁收为养子,虽然历史没有提及查士丁有没有儿子,不过就查士丁尼的处境看来,应该是没有。30多岁的查士丁尼很快展现了自己出色的文治能力,有效弥合了养父查士丁的缺陷,他素养卓越,在重要场合举止得体,同时知道民众的缺陷-容易被虚无缥缈的宗教以及宏大壮丽的排场操控,因此,他与宗教势力联合,同时频繁举办各类公共活动,最典型的就是赛马。

不过,除了优秀的文治之外,查士丁尼的内心却拥有和他光鲜的表面截然相反的特质。先皇阿纳斯塔修斯病逝前,已经有一位蛮族将军维塔利安因为宗教争端而举兵驻扎在了首都外,如何解决这个烫手山芋,成了许多人的心病,但是查士丁尼却出乎意料地和维塔利安构建了良好的私人关系,同时主动赠予了执政官的荣誉头衔,以致于他居然放下了戒心,仅仅只带着少数侍卫便来到城内参与宴会,结果,7个月后,在一次宴会上,维塔利安被连捅17刀身亡,他的部队于是也作鸟兽散。当时,很多人都认为是查士丁尼暗算了维塔利安,但却根本没有有效的证据。

于此同时,查士丁尼也在辅佐养父期间,选出了自己的心目中未来的帝国皇后,但是,这个女子居然出身风尘。这个叫做狄奥多拉的女子,拥有一个坎坷的童年,父亲早死,只能和母亲以及姐妹苦苦求生的她早早就学会了利用一切可利用的生存资源,包括自己的身体。不过,成年以后的狄奥多拉却运气不佳,先是成为了一个总督的情妇,却又被抛弃,甚至只得孤身从遥远的行省返回君士坦丁堡。

人到了绝境,没有牵挂,反而会变得异常胆大,狄奥多拉回到君士坦丁堡后,居然盯上了此时如日中天的查士丁尼。历史书上常常会将查士丁尼选择狄奥多拉的原因归结为狄奥多拉的诱惑,然而个人认为,查士丁尼看中的,应该是这个风尘女子背后同样隐藏的政治才能。通过过去客人的关系,狄奥多拉成功结识查士丁尼,并最终与之成婚,查士丁尼的婚姻大事,一时震惊了东罗马帝国上层,甚至包括自己的养父查士丁。

查士丁是个隐藏的阴谋家,这是他成为皇帝的原因,然而,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查士丁尼也有样学样。查士丁害怕权力的丢失,因此选择了外甥,可查士丁尼却有着比养父更大的野心,在他替代养父行使文治的同时,不顾一切地大肆利用国库中的财物来收买元老议员,最终成功促使议员们集体逼宫,要求查士丁立查士丁尼为共治皇帝。查士丁不得不同意这个要求,因为此时他的地位其实已经被架空。

咄咄逼人的查士丁尼并不满足于此,没多久查士丁突发腿伤,要说这时的查士丁不惧怕自己的侄子,那肯定不实际,在对于死亡的恐惧下,查士丁选择了主动退位,他亲自举行了查士丁尼的加冕礼,当查士丁尼头戴皇冠,在忠心于自己的宫廷卫士的护卫下,来到赛马场,接受万民欢呼的同时,前皇帝查士丁只能凄凉地看着帝国成了背叛者的囊中物。

光鲜的阴谋家成了正大光明的帝国皇帝,40多岁的皇帝与20多岁的皇后并不是节俭的人,东罗马帝国数不胜数的巨额财富完全能够满足查士丁尼与狄奥多拉对于排场的要求,但是,这两个人并不是单纯的享乐主义者,尤其是手握大权的查士丁尼,他有一个与阴谋家身份格格不入的志向,那就是光复只在历史记录中才能看见的、统一的罗马帝国。

查士丁尼为何会有这样的志向?常规的说法是他本身对统一罗马帝国的向往、对整个罗马帝国统治者身份的渴望、对像凯撒、屋大维、五贤帝那样的伟大统治者的仰慕,但或许,也和他的家乡有关系,查士丁尼出身的北方,是色雷斯行省,这个行省在蛮族入侵的浪潮中遭遇过数不胜数的骚扰,而这种侵扰在罗马帝国统一时期极为少见,甚至可以说绝不可能,或许查士丁尼早在还为被舅舅选中时,内心就已经充满了对于权力的渴望。

要做大事,首先要做好准备,查士丁尼不是所谓的贤君,他不需要贵族的赞美,对他而言,权力必须集中在皇帝手中,而不是那些毫不可靠的议员和民众之手,而财富自然也应该归属于皇帝的手中。为了稳定秩序,他需要宏伟的建筑来充当帝国稳定的精神象征,而为了光复已经灭亡的西罗马帝国的领土,更是需要一笔极其庞大的军费,对此,他选中了一个人。

卡帕多西亚的约翰,这个人的全名已经不可考证,但他在税收上的才能却可圈可点,当时的有的人将这个人形容为巧取豪夺的酷吏,但考虑到查士丁尼时代一直坚持他的税收措施,但却没有出现除首都以外的大规模民变,我们可以相信另一派的说法,约翰是一个填补税收漏洞,从富人那里收取赋税的能吏。有一些不识趣的贵族还曾向查士丁尼控诉过约翰的行为,但皇帝的心腹自然不会受到丝毫影响。

除了约翰外,查士丁尼还有一个貌似良善实际恐怖的助手,那就是皇后狄奥多拉,出身风尘使得这个女子对时事洞若观火,也使得她充满了对于人心的不信任,程度甚至远胜于善于阴谋的皇帝本人。狄奥多拉以首都为核心,构建了自己的情报网络,无数密探秉承着皇后的意志,为皇帝搜罗风吹草动,当然,也有那些单纯不利于自己的说法。另外,狄奥多拉还是一位出色的政治家,她协助皇帝处理政务,表现卓越甚至引来了当时文人们的赞扬,不过最妙的是,狄奥多拉无论如何也不会像当初查士丁尼傀儡养父那样剥夺查士丁尼的权力。

但,真正能为查士丁尼用铁与血夺回领土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贝利撒留。贝利撒留早年的经历不详,这个同样出身在色雷斯的年轻军人被查士丁尼所赏识,早早便加入到了查士丁尼的卫队中,当查士丁尼逼宫成功时,护卫在新皇帝左右的男人,正是这位尚未展露才华的稀世名将。公元530年,萨珊波斯帝国进攻两国边境的新建重镇达拉城,贝利撒留仅凭不足2万人的乌合之众,便大破萨珊波斯帝国5万精锐,阵斩敌主将波尔泽斯,并在此后以劣势兵力压制萨珊波斯帝国。

核心集团的良好运作,使得查士丁尼光复故土的梦想慢慢地变为现实,但是,帝国内部,有一些势力却对查士丁尼的集权行为极为不满,借助于首都内部平民政治派系的相互斗争,一场东罗马帝国史无前例的大暴动即将爆发。

公元531年1月13日,查士丁尼一如往常般出席竞技场的赛马比赛,但是民众此时却不再为皇帝欢呼,而是用嘲讽、怒骂来侮辱查士丁尼,因为在他们看来,查士丁尼纵容了腐败的横行、税收的严酷,同时又用军队和密探限制了平民的政治活动,事态很快变得过激起来,虽然领头的人很快被处死,但他们的死却加剧了事态的激化。3天后,当查士丁尼试图再次出席赛马时,首都民众直接高呼“尼卡”,冲天的浪潮迅速刺激到了皇帝的警惕心,他明白事态已经失控,于是在卫队护送下迅速回到皇宫。

发现皇帝悄然溜走,民众怒不可遏,于是他们冲出竞技场,开始对通往皇宫的大道两侧建筑打砸抢烧,并直接冲击皇宫正门,多亏查士丁尼信任的北欧卫队堵住大门,否则他的皇帝生涯估计就得戛然而止了。进攻皇宫失败的民众随即调转目标,开始攻占监狱,释放囚犯,焚烧医院,同时还拉了一大群反抗查士丁尼的贵族们加入队伍。

民众的意愿由于贵族的出现发生了改变,他们不再要求查士丁尼修改政策,而是志在将皇帝拉下宝座,他们将前皇帝阿纳斯塔修斯的亲属从家中拖了出来,为他戴上了象征皇帝的冠冕,更有加入民众队伍的元老强烈主张,事已至此,绝不能留查士丁尼活路,于是再度向皇宫发动攻击。

民众,不对,这会应该叫叛军,加大了对皇宫的进攻力度,叛军声势浩大,使得查士丁尼开始有了一个念头,那就是逃跑,既然首都待不住了,那么逃亡其它城市再调集军队也是一个好办法,至少查士丁尼本人是这样想的,然而,一旦放弃了首都,叛军难道不会做大吗?平定叛乱的最好办法,难道不是将其扼杀在摇篮吗?正当查士丁尼半只脚都快要踏上皇室的大船时,皇后狄奥多拉却用一番慷慨激昂的发言呵斥住了查士丁尼,史载查士丁尼面红耳赤,立即放弃了逃跑的打算。

刚好,查士丁尼最忠诚的将军贝利撒留,也带着军队抵达了首都郊外,他事先并不知道暴乱的情况,但查士丁尼却派遣了宦官纳尔西斯勇敢地穿越被叛军控制的城市,抵达了城外贝利撒留的大营。一切就此结束,当贝利撒留的军队踏入首都后,叛军立刻遭到了致命的打击,贝利撒留是稀世名将,但对于首都的人,他却没有怜悯,数万人被屠杀,而查士丁尼也在血海中重新夺回了首都,借着这个机会,他索性将平日里一些不便下手的贵族一并拉入叛乱分子的阵营,在这场动乱后,查士丁尼的权势非但没有削弱,反而变得更加稳固了。

不过,这场叛乱对查士丁尼内心的影响,似乎要在更晚些时候才能看出来。

公元533年,耗时数年之久的东征准备完毕,贝利撒留率领近4万名军队,通过海路直抵北非,目标就是盘踞在此的汪达尔王国。汪达尔人,曾经洗劫过罗马城,又在卡塔赫纳战役中大破东西罗马帝国联军,然而,这一次,他们却再也没有了好运气,仅仅1年不到的时间,贝利撒留就以几乎可以忽略的伤亡代价摧毁了汪达尔王国的主力,之后1年,东罗马帝国都仅仅只在搜索流浪一般的汪达尔残余势力。

东征出奇的顺利,既让查士丁尼感到极端喜悦,却也挑起了他的猜忌心。贝利撒留作为将军,实在是太过于优秀了,优秀到查士丁尼感到,帝国境内,似乎找不到能和他匹敌的将领,如果他有反心,那么查士丁尼能否对抗这位“军神”一样的人物呢?

诚然,查士丁尼也并非普通人,在他的统治下,东罗马帝国兴建了许多壮观的建筑,其中就有直到如今都享誉世界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同时,他又大力策划编撰《罗马法典》,使得他的名字在世界史上留下了厚厚的一笔,但是,他不是优秀的将领,对于军事知之甚少,但贝利撒留却堪称天人。

我派他去东征,是因为他是一个优秀的将领,但我害怕他,是因为他是一个太过优秀的将领。查士丁尼知道舅舅查士丁也是利用军队夺得权力,而贝利撒留,是否也会如此呢?

于是他做了一件令后人惋惜不已的决定,他命令贝利撒留将军率军渡海北上,去讨伐占据昔日罗马帝国核心领土意大利半岛的东哥特王国,但却仅仅只分分配了数千人的军队,东哥特王国势力远强于汪达尔人,查士丁尼此举,多少有些为难、甚至是陷害贝利撒留的意思。不过,贝利撒留的军队却展现了超乎寻常的战斗力,不到8000人的部队一路摧枯拉朽,很快占领了西西里岛,随后,在留下必要的守军后,贝利撒留再度出发,以不到5000人的部队北上,目标直指古都罗马城。

贝利撒留的事迹堪称奇迹,当查士丁尼还在君士坦丁堡的深宫中,猜想贝利撒留多半已经陷入困境之时,这个将军却击垮了东哥特王国的主力军,同时还击退了更北方占据原高卢行省的法兰克王国的干涉军。而当查士丁尼接到东哥特王国王室投降的消息时,他并没有感到一丝喜悦,因为,一则附带的消息,终于刺激到了他脆弱的神经。

贝利撒留曾经接受过东哥特人尊他为王的请求。原来,当贝利撒留包围东哥特王室最后的据点时,东哥特人曾经试图以尊奉其为王的请求,希望贝利撒留解除包围,但是贝利撒留却假意接受,实则是骗取对方出城,东哥特王室果不其然中计,被贝利撒留轻而易举地一锅端,可是,贝利撒留为了胜利的举动,却撼动了查士丁尼内心对他的信任。

贝利撒留终于不再被重用,查士丁尼不再给予他方面军总司令的地位,而是将他视为救火队员,从此之后,贝利撒留只会参加那些陷入困境的战场,而且一旦他逆转了局势,就会立刻被调走。而更糟糕的是,那些原本被征服的土地,由于东罗马帝国官僚的横征暴敛,习惯于蛮族统治的平民开始反对所谓的“解放者”,柏柏尔人和摩尔人在北非肆虐,而没有消灭殆尽的东哥特人也在新王托提拉的指挥下卷土重来。

贝利撒留凭借数千部队在5年时间内荡平了东哥特王国,但这大多仰仗于他个人超乎寻常的能力,而其他的将领在帝国全力支援的情况下就难以抵挡东哥特人的反扑,局势一再失控,尽管查士丁尼再度派出贝利撒留,但还是无济于事,他不敢给予贝利撒留充足的军队,致使局势无法逆转,最终,查士丁尼不得不付出更大的代价,派遣充足的军队,由宦官纳尔西斯率领,根本性地铲除东哥特人的势力。纳尔西斯是继贝利撒留之后东罗马又一为卓越的将领,虽然他的才能不如前者,但已经足以应对东哥特人以及法兰克王国了。

当然,贝利撒留还是在继续发挥着余热,当东罗马帝国在西方大展拳脚时,东方的萨珊波斯帝国却趁机入侵,遗憾的是,这个国家现阶段没有能与东罗马帝国名将们匹敌的优秀将领,当贝利撒留领着残兵败将化身战神一般,绕开波斯主力,直插其首都时,萨珊波斯的皇帝这才惊慌失措地率军回援,东边的战争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得以平息。

长久以来,查士丁尼一直认为自己是天命所归,这不光是因为君士坦丁堡的牧首以及教士们长期向他灌输“他是世间唯一的统治者、是担负拯救沦落蛮族统治的人民的救世主”的缘故,同时也是他顺利登上皇位、挺过“尼卡”暴乱、短时间荡平汪达尔人以及东哥特人所致。然而,这位一直被命运眷顾的皇帝,终于迎来了转折点。

公元541年,查士丁尼统治下的东罗马帝国到了极盛时期,充足的国库,强大的武力,通过再征服得到的故土扩张的庞大的疆域,统一的罗马帝国几乎近在咫尺,然而,一个看不见的敌人却悄然出现……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城市中的居民突然倒下,仅仅在一周内就毙命,他们的身体上出现黑斑,有的人一开始只是感到头痛,还不来得及服药康复,便迅速地离开人世,这种情况一开始出现在埃及,很快又从亚历山大里亚通过贸易网蔓延到其他地方,而君士坦丁堡自然也不能幸免于难。

大瘟疫来了。

查士丁尼和他的官僚们完全反应不过来,这也难怪,如果古希腊人的记载没有错误,那么如此规模的灾难,距离自古生活在地中海地区的人民来说,已经相隔千年有余了。自公元542年开年以来,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每天都要埋葬数千名市民,很快,这一数字上升到了每天一万多人。瘟疫的蔓延速度和致死性极度惊人,以至于帝国政府基本丧失了有效掩埋死者的能力,尽管他们尽力将死者堆积到空旷的城堡中,但是数不胜数的死者仍然还在他们生前的家中、街道、工作场所堆积着。

首都以外的地方也没有幸免于难,很多城市走向毁灭,幸存者拖家带口逃到海岛和深山之中,还有一些胆大的人,自以为病人已死,可以躲过灾难便回到了城市和乡村中,很快又沦为第二波瘟疫爆发的牺牲者。帝国边防的军队要么急着救援灾民,要么害怕瘟疫而擅自解散,留下了空虚的边防。萨珊波斯帝国的统治者们曾经以为可以趁火打劫,但当他们进入东罗马帝国的国境中时,只发现了废弃破败、死者无数、臭气熏天、乌鸦横行、布满老鼠的废墟,惊恐不已的波斯人狼狈不堪地逃回了祖国,但瘟疫也如影随形,跟随他们进入到了波斯的土地。

身为皇帝,查士丁尼居然也染上了致命的瘟疫,纵使有御医的照料,他的身体依然很快便垮了下去。眼看皇帝病危,一些将领开始有了异心,他们认为,查士丁尼的殒命只是时间问题,不如乘早拥立新君,这样才能保荣华富贵,当然,他们公开的理由自然是为了国家的稳定。新君的人选自不必多说,就是忠心耿耿的将军贝利撒留,此时他正驻军在波斯边境。

皇后狄奥多拉此刻孤立无援,尽管她的密探依然能够发挥一点作用,但面对咄咄逼人的将军们,她还是无可奈何,只能尽力拖延时间,但将军们也不心急,毕竟在他们看来,查士丁尼的殒命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讽刺的是,查士丁尼捡回了一条命,瘟疫最终饶了皇帝一条命,当皇冠和紫袍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时,那些叫嚣着拥立贝利撒留的将军们全都闭上了嘴巴,但贝利撒留却被他们推上了火坑。瘟疫结束了,江山还是那个江山,但帝国却不再是那个帝国了,摆在康复的查士丁尼面前的,不再是强盛的东罗马帝国,而是被瘟疫摧残殆尽的疆土,全国仅四分之一的人死于非命,财政崩溃,军队难以维持,只得缩减为原本四成不到的兵力。

天命不再庇护查士丁尼了,仅仅在6年后,比他小20多岁的狄奥多拉去世了,狄奥多拉的死不仅意味着查士丁尼失去了爱人,更意味着他失去了最信任的帮手。同时,他也彻底失去了对他人的信任,特别是对贝利撒留的,贝利撒留于是被彻底闲置,被剥夺了一部分财产,但还是得以保留性命,于是东罗马帝国失去了自己最有力的武器。

孤身一人的查士丁尼此后又在孤独的皇位上呆了11年,此时,脆弱的帝国军队居然放任了保加利亚人扎伯甘率领数千人的保加利亚和斯拉夫人的部队抵达君士坦丁堡郊外,虽然城墙可以保护皇帝的安全,但查士丁尼不甘心与放任蛮族,于是他最后一次启用了赋闲在家的贝利撒留。贝利撒留不愧是军事天才,仅仅利用300名老兵,他便通过伏击以及伪装战术击退了蛮族,并准备进一步歼灭这批人。

然而贝利撒留的英勇再度激起了皇帝内心深处的记忆,他忘不了这位名将险些在自己病危的时候将自己取而代之,于是匆匆解除了贝利撒留的职务,然后用黄金换来了扎伯甘的退兵。

公元563年,此时年近80的查士丁尼发现了一场针对自己的宫廷政变,政变主谋供出了贝利撒留昔日的两位下属,因此老将军再度卷入到风波中,虽然审讯表明贝利撒留是无辜的,但长期压抑的生活使得贝利撒留很快到了下去,公元565年3月13日,贝利撒留病死。贝利撒留死后,查士丁尼终于不用担心这位名将了,但他也没撑太久,8个月后,查士丁尼也倒下了。

查士丁尼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他残忍、阴险却富有才华,他敢任用人才,却因种种原因对贝利撒留充满了猜疑,他不计较同时代的男女私情,迎娶了风尘出身的狄奥多拉,却又和宗教保持融洽的关系,他富有文治,对治理国家充满了干劲,却对屠杀民众毫不介意,他修订了《罗马法典》,却善于利用权谋绕开法律打击对手。他内心向往统一的古罗马帝国,但却致力于加强中央集权,走与古代贤帝们相反的道路。他胸怀复兴大志,但努力却在天灾和人祸的打击下化为乌有。

但无论如何,在他死后,东罗马帝国再也没有一个致力于恢复古罗马帝国世界的皇帝,他是古罗马帝国复兴最后的一丝火星,虽然这个火星最后彻底地熄灭。创作《罗马人的故事》的日本作家盐野七生将查士丁尼列为故事的最后一个篇章,将他视为与统一帝国的皇帝们一样的罗马统治者,而历史上,人们最终给了这位皇帝一个称号,那就是查士丁尼大帝。